李陵的记忆宫殿法悲怨【3】
本文摘要:先于李陵一年来到匈奴地的汉朝使节苏武,因为副使与匈奴人串通想要劫持单于母亲阏氏归汉,阴谋败露,单于将苏武一行强行扣留,并逼苏武投降,苏武宁可自尽,也不屈服,令单于非常敬佩。苏武越是不屈服,单于越想得到苏武,苏武依然如故,宁可被杀也不变节

先于李陵一年来到匈奴地的汉朝使节苏武,因为副使与匈奴人串通想要劫持单于母亲阏氏归汉,阴谋败露,单于将苏武一行强行扣留,并逼苏武投降,苏武宁可自尽,也不屈服,令单于非常敬佩。苏武越是不屈服,单于越想得到苏武,苏武依然如故,宁可被杀也不变节。最后单于并未将苏武杀掉,而是将苏武流放到荒无人烟的北海(今贝加尔湖)一带,让其以牧羊为生,还为他赏赐了匈奴女为妻。

单于仍不死心,派遣已经成了驸马爷的李陵去北海规劝苏武。在汉朝时,当初李陵和苏武都曾做过汉武帝的侍中官。没想到在这做梦也梦不到边际的苍茫原野,在这寒气逼人的碧波岸边,两个昔日的朋友相见了。李陵为苏武特意举行了宴会,“置酒设乐”。李陵说:“单于听说我们是老朋友,就让我来告诉您,单于愿意对您诚心相待。”李陵一边说一边看苏武的表情,苏武并不插话。李陵继续说:“您再也回不去汉朝了,自己一个人在这苦寒无人之地,怎能理解什么是真正的信义?前不久令兄苏嘉作为奉车都尉,侍奉皇帝去雍地,在行宫门屏处扶皇帝从车上下来,一不小心车辕撞到柱子上折断了,被认为是对皇帝的大不敬,最后只好伏剑自刎,而皇帝只是赐给了一些钱下葬了事。再说说令弟苏贤,因宦骑与驸马爷争船,驸马被宦骑推下河中淹死,宦骑逃走,皇帝下诏让骑都尉苏贤捉拿宦骑,苏贤因捉不到宦骑惶恐之中服毒自尽。我出征匈奴前,令嫂也遭不幸,是我亲自送葬的。您的弟媳年少,听说已经改嫁了,至于他们的孩子,生死不知。人生如朝露,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,为什么要如此苦熬自己呢!我刚刚归降匈奴时,常常像发了疯一样,觉得自己有负于汉朝而痛苦不堪,再加上当时老母还被汉朝奉养,您不愿意投降的心情,怎么能超过我呢?况且当今皇上年岁已高,朝令夕改,大臣无缘无故被诛灭者有十多家,在汉朝,自身安危都无法保证,您这是为谁保节呢?希望您能听我的话,不要再说什么了!”

苏武说:“我们父子并没有什么特殊功勋,但是皇帝却给我们高官厚禄,我们兄弟和家人都愿意为皇帝肝脑涂地。今有幸有这样报答的机会,虽赴刀山火海,我也觉得非常快乐。君臣之间,应如父子,儿子为父亲而死,并无怨恨。我希望您不要再说什么了!”

李陵与苏武每天都在一起喝酒。有一天李陵说:“您就听我一句话。”

苏武说:“我的心早都死了,右校王一定要我归降,请等我们今日高兴完了,就让我死在您的面前!” 李陵有感于苏武的忠诚,他仰首长叹:

“苏子卿是真正的义士!像我这样的不忠之罪,老天都是知道的。”李陵哭泣着与苏武告别。

他无颜亲自给苏武什么,他让妻子出面赐给苏武几十头牛羊。这几十头牛羊足够苏武和他的匈奴妻子以及一个幼儿赖以为生了。

汉昭帝即位以后,又过了好多年,匈奴与汉和亲,苏武得以归汉。李陵亲自为苏武饯行。在酒宴上,李陵说:

“现在您就要归汉了,您已名扬于匈奴,功显于汉朝,那些自古至今的仁人志士,也不能超过您!我李陵虽然怯懦,如果汉朝当初能宽容我,我伺机一定能为汉朝建立奇功伟业,这本来是我至死都不会忘记的。可是汉朝诛灭了我全家,惨不忍睹,我还有什么要顾全汉朝的?一切都已经完了,您应该知道我内心深处的想法。身处异域,生离乃是死别!”

李陵痛苦不堪,他情不自禁地吟唱:

径万里兮度沙幕,

为君将兮奋匈奴。

路穷绝兮矢忍摧,

士众灭兮名已聩。

老母已死,

虽欲报恩将安归!

苏武出使匈奴时,随从一百多人,现在终于要回去了,集合散落在匈奴各地的旧部,只剩下九人。李陵泪眼矇眬地送稀稀疏疏的苏武一行启程,他于平时极度忧伤悲痛之时写下了许多五言诗,他觉得五言诗可能更适于荒漠中孤独内心的表白,甚至还可以与汉朝流行的六言诗区别开来,而在北漠匈奴人中,无人赏识,他将这些诗稿包好,也转赠给苏武,希望他带回故乡。其中最著名的一组《别苏武诗》,有一首是这样写的:

良时不再至,离别在须臾。屏营衢路侧,执手野踟蹰。

仰视浮云驰,奄忽互相逾。风波一失所,各在天一隅。

长当从此别,且复立斯须。欲因晨风发,送子以贱躯。

这首诗是他五言诗的代表作,全诗波涛汹涌,自离别到茫野,从天空到大地,又从天涯至内心,其空间之大,情感之绵长,也是人类自有抒情诗以来,颇为简洁、深远、辽阔的作品,除非处于荒漠极深处经历了生命大苍茫而极孤独和凄凉之李陵,别人谁能吟出?

李陵与汉语五言诗

李陵完整的诗歌流传下来的不多,南朝梁太子昭明《文选》卷二十九载三首,《古文苑》卷四载李陵《录别诗》八首。

南朝梁钟嵘的《诗品》在论述李陵诗时说:“其源出于楚辞。文多凄怆,怨者之流。陵,名家子,有殊才,生命不谐,声颓身丧。使陵不遭辛苦,其文亦何能至此!”

这是最合乎情理的论述。

在论述汉班婕妤诗时说:“其源出于李陵。”

论述魏王粲诗时说:“其源出于李陵。”

论述魏文帝曹丕诗时说:“其源出于李陵。”

而班婕妤、王粲、曹丕者又为五言诗代表人物。由此推论,李陵的五言诗乃汉语五言诗之滥觞,李陵乃五言诗鼻祖。

但后世也有人怀疑李陵的五言诗到底是不是李陵所写,最有代表性的可能是刘勰。他在《文心雕龙》中说:“至成帝品录,三百余篇,朝章国采,亦云周备,而辞人遗翰,莫见五言,所以李陵、班婕妤,见疑于前代也。”

怀疑李陵,累及班婕妤。像类似刘勰这种轻浮而不着边际的怀疑也是我国疑古派之滥觞。刘勰那种似是而非、大而空的文学随想我不想在此评说,就他怀疑李陵、班婕妤的说法更是经不住深究。李陵暂且不说,就班婕妤而言,她原是汉成帝宫妃,后来赵飞燕宠盛,婕妤失宠,被发配至陵园里做了看守妇。

那么,她的那些发幽怨之作应是失宠而做了看守妇后所写。既然是此时所作,成帝时的“品录”岂敢收她的宫怨诗?谁也没有如此大的胆量!由此推及,她的诗必是在成帝以后才开始风行的。成帝时不收她的诗应该是正常的、合情合理的,收了,那就是对皇帝的大不敬,那才是不正常的。另外,诗歌,尤其是一种具有开创意义的诗歌,需要民间流传一段时间以后,经过时间的冷却,才能被正统文坛接受,这也是诗歌或其他艺术发展史上的规律。如果不察这种细节,怎能鉴真探源?还有,对于古人一直传承有序的文献,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,随便怀疑,大有标新立异、个人功利心驱使的嫌疑,五四运动后,这种风气在我国学术界已经是非常普遍了。

MG电子游戏_MG游戏:李陵的记忆宫殿法悲怨【3】

相关内容